Anda di halaman 1dari 4

【儿媳生病公公「医」(憨儿傻媳)】(完)

  王老汉看着前来道喜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的散去,自己的憨儿子终于娶上了
媳妇,心里的一块心病终于放下,虽说儿媳妇有点傻傻的,但模样还算俊俏,身
材周周正正、屁股有大又翘,将来准能给自己生一个大胖孙子,更何况她的傻并
不是一直傻,而只是间歇性的。心中暗想,我老王家终于不会断了香火,可以对
得起列祖列宗了,就是死也能够瞑目了,王老汉将眼袋装满烟叶点着「吧嗒、吧
嗒」的吸了起来。
  现在已经是夜晚十点多钟,村子里的人都已入睡,整个村子一下子安静了下
来,处于一片漆黑之中,儿子和儿媳妇房间的灯也拉灭了,院子里只有王老汉的
烟火在忽明忽暗的闪着,而王老汉的思绪也回到了二十六年前,那时候自己已经
三十岁了,可是由于自己父母死的早,家里穷的是叮当响,压根娶不上媳妇,最
终无奈从外地带回一个傻女子回家做自己的老婆,虽说婚后日子依然过的紧巴,
但在外面劳累一天之后,回到家至少有一个热炕头可以搂着傻女人睡觉,生活也
不至于那么的寂寞,而婚后一年傻媳妇就怀孕了,王老汉终于感觉到生活有了奔
头,可是天意弄人,就在儿子出生的时候,自己的傻媳妇也因为难产而撒手人寰,
自己是既当爹又当妈的将儿子慢慢养大,谁知道却是个憨儿子,好在憨儿子浑身
有一股蛮力,十多岁以后就一个人操持着地里的营生,自己也就可以抽开身去外
面揽活补贴家用,家里虽算不上富有,但也是有一定的余款,王老汉感觉又有了
盼头,可是当儿子二十多岁仍讨不到媳妇的时候,他的心再次着急起来,最终不
得不咬咬牙花了近几年的积蓄才给儿子讨了一个有点傻傻的媳妇,心里的石头终
于可以放下了。
  看着天色已晚,阵阵的秋风吹在身上,王老汉感到阵阵凉意,于是将烟锅中
的烟灰磕掉,正当他欲起身回屋睡觉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的憨儿子光着身子,
从新房里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胯下的坚硬之物随着跑动左右摇晃着,边跑边说:
「爹,爹,不好了,翠花的下面被我捅烂了,你快去看看。」王老汉一听儿子这
么说,心下一急道:「憨牛,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子没等王老汉说
完便拉起他往新房走去。
  等到了儿子婚房一看,翠花正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白花花的秀美挺拔的乳
房,在灯光的照耀下甚是诱人,而那峰顶上嫣红娇嫩的乳头娇艳欲滴、晶莹剔透,
像极了两颗熟透了的红樱桃,王老汉的目光依依不舍的从一对美乳上下移,越过
那平坦的小腹,最终定格在翠花的双腿之间,黑黝黝的一片阴毛之下事饱满的阴
阜,两片粉嫩的阴唇被儿子插的向外翻着,屁股下方的床单之上有点点处女之血,
看着这香艳的一幕,王老汉胯下肉棒早已是蠢蠢欲动,支起了高高的帐篷,心中
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都怪自己疏忽大意,只知道告诉憨牛怎么做那事,却忘了
告诉他女人在初夜会流血的事。
  这时只听憨牛急促的说道:「爹,你别光顾着看呀,翠花下面都流血了,我
弄她的时候,她还一个劲的喊疼,到底怎么办呀,你快说呀,都急死了。」王老
汉这才收回目光,心里恨恨的想:「自己这是怎么啦,翠花可是自己的儿媳妇呀。」
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说:「嗯,我刚才是仔细观察,看看原因,好了,没事了,
憨牛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给你说。」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憨牛听爹如此一说,便跟了出去,等到墙角处时王老汉告诉了原因,然后又
交代了他其他的一些男女之事,最后说道:「好了,没事了,早点回去睡吧。」
说完两人边各自回房睡觉。
  回到屋内,王老汉简单的洗了洗便躺倒了床上,可是他又怎能入睡,刚才儿
媳的那白花花的身子总是在自己脑海里晃来晃去,他刻意的想不去回忆那一幕,
可是越是不想回忆,却越是想起,胯下的肉棒早已坚硬如铁、滚烫无比,而就在
此时,隔壁房间传来了儿媳妇的呻吟声、儿子的喘息声,还有那木板床的吱吱的
晃动声,王老汉知道儿子和儿媳妇正在享受那床笫之欢,自己内心的欲火更加是
熊熊燃烧,王老汉心想,自从自己老伴去世以后,再也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寂
寞难耐的时候就是靠自己的双手满足一下,而今天看见翠花那白花花的身子,让
他有种强烈想再看看女人身体的欲望,这样想的时候,王老汉披上衣服下了床。
  来到院子里,听到儿子房间的声音和动静越来越大,王老汉不由自主的走到
儿子房间的窗户下,他轻轻的推开了一点点窗户,透过灯光,只见憨牛正压在翠
花的身上,屁股用力的耸动着,肉棒在翠花那娇嫩的阴道中不停的进进出出,随
着肉棒的抽插,那两片粉嫩的花唇也翻进翻出,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宛如一块天
然形成的美玉,而翠花也在憨牛的身下尽情的享受着,一脸的迷醉,嘴里还不时
地发出「唔、啊、嗷」的呻吟声,随着憨牛的每一次抽动,翠花的奶子也随之上
下左右晃动。
  看到如此香艳而又诱人的场景,王老汉情不自禁的将手伸进自己的短裤,握
住那早已坚硬如铁、炙热无比的肉棒,然后上下套弄着,王老汉一边欣赏着房内
的美景,一边飞快的套弄自己的肉棒,只见房内的憨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翠
花也主动挺动自己的腰部上下迎合,王老汉手上的速度也飞快的套弄着,憨牛在
抽插了数百下之后,「啊」的一声大叫,然后就有气无力的附在了翠花的身体之
上,然后肉棒滑出了翠花的阴道,一股股滚烫的浓精混合着翠花的爱液溜了出来,
翠花的阴道口伴随着高潮也一张一合的,王老汉又快速的套弄下,脑海里幻想着
自己的肉棒正在翠花的阴道内抽插着,心里默喊着:「翠花,我要日死你,啊,
你的小穴好舒服,好温暖。」突然王老汉感到马眼一麻,射精的冲动顷刻间传遍
全身,王老汉闭住双眼,尽情的享受着,随后一股股精液全部射在了墙根上。
  王老汉在舒服了过后,提上了短裤,瞄了一眼屋内的景象,依依不舍、轻手
轻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也许是由于今天儿子大婚忙的累了,又或是刚才套弄射
了一次,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梦见正在和一个女人在尝鱼水之欢,
那个女人的模样有点模糊,既有点像他那死去的老伴,但更像他的儿媳翠花。
  早晨醒来的时候,王老汉还在意犹未尽的回味着晚上的梦,可是一想到梦里
的女人模样时心里就在暗骂自己,自己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而幻想着和自己的儿
媳妇做那种事,真是作孽呀,那可是乱伦,会遭报应的,于是赶紧匆匆起身做饭。
  当王老汉把早饭做好的时候,太阳都已经日上三竿了,他发现儿子和儿媳妇
还没有从房间出来,这在以前,儿子从来还没有过这么晚起床的,于是他向儿子
的房间走去,当他来到房门正欲敲门的时候,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只听憨牛
在里面央求着:「翠花,我还要吃奶奶,你的奶奶真好吃。」说完便将翠花的奶
子含在了口中,吧唧吧唧的唆着,翠花就任由憨牛吸着,只是一个劲的在那嘿嘿
的傻笑。
  王老汉知道他俩又要做那事了,虽说他很想在这偷听,但现在毕竟是大白天,
要是被邻居看到了可不好,然后便转身回了厨房,随便扒了点饭,然后扛着撅头
准备下地干活去了,临出门的时候还听到儿子房间里的动静,王老汉边走边摇头
的想,看来他们是弄上瘾了,这个憨牛也真是的,在想弄也要分个白天黑夜吧,
弄那事连地里的庄家都不营生了。王老汉是边走边在心里埋怨自己的儿子,可是
转念一想,换做是谁新婚都会这样的,自己当年不也是田里干活的时候就一心想
往自己媳妇的被窝里钻。
  快到中午时分,憨牛扛着把?头来了,憨牛到了田头便对王老汉说道:「爹,
你回去吧,这点活我一下午就能做完,饭给你留在锅里,你到家让翠花给你热一
下。」王老汉只是「嗯」了一句,什么也没说便扛着?头往家走去。
  推开院门,只见翠花正在井边的大树下洗衣服,由于农村人那时候根本不穿
胸罩,王老汉一眼就瞥见翠花弯腰搓衣服时那大开的领口,从领口望去,一对雪
白的大奶子跃然眼底,王老汉艰难的咽了下口水,这时翠花见到公公回来了,忙
起身娇羞的说:「爹,你回来啦,我给你到洗脸水。」王老汉一直盯着儿媳妇的
胸脯看,翠花倒好洗脸水后起身时正好和王老汉的目光对在一起,她发现公公正
盯着自己的胸脯看,脸更加的红了,慌忙说:「爹,你先洗把脸,我去给你热饭。」
转身便去了厨房。
  王老汉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失了态,赶忙将脸埋在水中,以便使自己大脑清醒,
洗好脸后,翠花说:「爹,饭菜已经热好了。」说完便低着头继续去洗衣服,王
老汉把饭菜端到院子里一颗大树下的磨盘上,又拿了半瓶烧酒,然后大口大口的
吃喝了起来,虽说已是秋天,但正值晌午时分,天气还是有点燥热,再加上又喝
了点酒,王老汉感觉到浑身燥热,他解开了上衣的纽扣,用力的扇着,就在扇风
的当口,王老汉再次瞥见不远处儿媳妇的奶子,发现儿媳妇正专心的在洗衣服,
并没有发现他的偷窥,于是便大胆起来,肆无忌惮的盯着那对奶子,看的他是口
水直流、欲火直窜。
  这要是在往日,王老汉这顿饭早就吃完了,可这一次他直到儿媳妇晾完衣服,
才起身收拾碗筷离去,看着儿媳妇离去的身影,王老汉心中不免有点失落,他回
到自己的房间,多少有点失落,但心里也会谴责自己禽兽不如的思想,接下来的
日子,王老汉都活在这种矛盾之中,每天都想偷窥自己的儿媳妇和他们的房事,
同时又在内心不断的挣扎,这种思想一只折么着他。
  转瞬间,儿子结婚也已经有三个月有余,王老汉都在这种煎熬中度过,每天
既想偷窥,而又受到伦理道德的束缚,而翠花经过这几个月的开发,越来越有女
人的韵味,更加使得王老汉心里如猫抓的一样,整日看着自己的儿媳妇那玲珑的
曲线、曼妙的身材和愈发饱满的胸脯,这一切都令王老汉夜晚更加寂寞难耐。
  就在王老汉为此矛盾的心里而煎熬的时候,突然一天事情有了转机,那一天
憨牛下地干活去了,而在憨牛走后,翠花的傻病就犯了,光着上身满院子乱跑,
王老汉生怕她跑出去丢人现眼,赶忙把院门插上,只见翠花晃荡着两个大奶子在
那手舞足蹈,嘴里还不时的说着谁也听不清的胡言乱语,又是抱着王老汉跳儿,
又是唱的,弄得王老汉是心惶惶的,好不容易才给哄到床上睡觉,王老汉也是累
得满头是汗。
  在忙完这一切之后,王老汉一抬头发现天就要晌午了,眼看儿子就要回家吃
饭,王老汉赶紧烧饭,在一切妥当之后憨牛就到家了,憨牛吃晚饭后到屋子里看
了一眼媳妇,本想有点啥事干的,结果怎么弄媳妇就死死的拉着自己的衣服,憨
牛只好悻悻的下地干活了。
  王老汉把碗筷洗完之后,便蹲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吧嗒吧嗒都抽着旱烟,边抽
边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那无意间触碰到翠花的柔嫩的乳房和爽滑的肌肤,让他
每个毛吸血空都膨胀起来,翠花的肌肤犹如绸缎一般光滑,比他在外面领回来的
老伴强多了,心中暗叹,憨儿有憨福呀,自己这辈子要是能和翠花这样的女人睡
上一次,就是少活十年也心甘了。
  就在王老汉如此想的时候,他那傻儿媳妇嗷嗷的从房间跑了出来,浑身上下
就只着一件裤衩,嘴里不停的叫着疼啊,王老汉急忙找了一件衣服给她披上,翠
花说道:「爹爹,肚子疼,看医生。」说完拉着王老汉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王老汉的手一放到翠花的肚皮,手一哆嗦,情不自禁的在那里摩挲着,嘴里还喃
喃自语道:「花儿,有爹在,不怕,我给你揉揉。」此时王老汉的心里完全没有
了伦理道德,一双手在翠花的肚子上抚摸着,慢慢的移向了翠花的乳房,哦,那
手感,王老汉心里激动不已,欲望之火完全战胜了理智,正当他再欲进一步的时
候,翠花叫道:「爹,疼,看病。」这时王老汉才松开了手。
  虽说有那么一点的清醒,但毕竟一个如花似玉的活生生的女人几近全裸的站
在自己的面前,何况自己有金宇了二十多年,王老汉心里最后仅存的一点理念也
渐渐地丧失,心中的浴火俞然欲望,看到翠花稍微有点清醒的时候,王老汉心生
一计,自己屎一把尿一把的好不容易给儿子抚养成人,又给他取了个媳妇,就是
那个也未尝不可,于是对翠花说道:「翠花呀,生病了就要医,我看了半天也看
不出你得的是啥病,你这样,你去到后山上的观音庙问问你这个病要怎么医。」
翠花听我忙点点头,衣服没穿就要往外跑,王老汉赶紧拦住她说:「你这样去见
菩萨,罪过罪过呀,」说完招来衣服给翠花穿上。
  看着翠花除了院门,王老汉心中狂喜,连忙抄近路赶往后山的观音庙,待儿
媳妇赶到观音庙的时候,王老汉已经躲在了菩萨像的后面,翠花来到菩萨像面前
跪了下来,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王老汉在后面假装菩萨说道:「女施主,你
的情况我已知晓,要想医好你的病,唯一的办法便是让你的公公在你的肚子上写
上」我日你「几个字,切记!」翠花听我之后便起身回家。
  王老汉等到翠花出了破庙的大门,便急急忙忙的从小路跑回家,等到家的时
候稍作休息,翠花也到了家,王老汉问道:「菩萨怎么说的,要怎么医治。」翠
花早已把要写什么字忘得一干二净,只得吱吱呜呜的说:「爹,菩萨,菩萨说要
你在我的肚子上写几个字,病就会马上好了。」王老汉目光充满了淫念说:「我,
那就简单了,来,翠花让我给你写字吧。」翠花说:「那,那爹,我去找笔来。」
王老汉一脸淫像的说道:「不用找了,你爹我这就有一只毛笔,把衣服脱了。」
翠花依言把上衣脱了,王老汉看着翠花的一对乳房,口水差点留了下来,恨不得
马上扑上去把她压在身底,但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翠花,把下身衣服也脱了。」
翠花听了之后一头雾水,王老汉没等她发话就说道:「我光有一只笔有什么用,
你刚好有一个砚台,现在我要研磨了才能写出字来。」翠花听完之后便将身上脱
了个精光。
  王老汉看着翠花那光滑娇美的身躯,胯下的阳物早已是饥渴难耐,不由分说
的脱下自己的裤子,肉棒也随之跳跃而出,翠花看着王老汉的肉棒说:「爹,你
的毛笔怎么别在腰里,憨牛也有一个和你一样的毛笔。」王老汉说:「快点把腿
叉开,爹要要研磨了。」翠花把两腿分的很开,王老汉看着那嫣红的阴户是直流
口水,肉棒更加坚硬了几许,他也顾不得欣赏,立刻附上身去,伸出那粗糙的舌
头轻添着翠花的阴户,翠花嘴里直呼:「爹,好痒,呜」王老汉不管不顾,继续
舔抵着说:「喔,别说话,一会就有墨了,到时候爹就可以给你医病了。」说完
王老汉继续卖力的舔抵着。
  翠花随着王老汉的舔抵,阴户里的淫水汩汩而出,打湿了阴毛和床单,王老
汉看时机差不多了,起身说道:「好了,出墨了,爹要沾墨准备写字了。」说完
便扶着自己的肉棒对准翠花那湿漉漉的阴道口狠狠的刺了进去,然后快速的抽动
起来,在肉棒噗一进入的一刹那,一股温暖和紧凑感瞬间包裹着肉棒,那种感觉
是靠手无法满足的,王老汉感觉到了那久违了的舒畅,嘴里不由的发出一声闷哼,
下身挺动的越来越快,一双粗糙的大手也不由自主的攀上了翠花那双挺拔而又饱
满的乳房,感觉一片柔滑,弹性与手感俱是绝佳。
  翠花轻嗯一声,眼睛迷离,嘴里发出呢喃声,兴奋得双手缠抱着王老汉,丰
盈的肥臀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他的抽插,口中「嗯嗯呀呀」呻吟不已,享受着阴
茎的滋润。王老汉的情欲被翠花完全调动起来,听了她的浪叫,淫兴大发地更加
用力顶送,直把翠花的穴心顶得阵阵酥痒,快感传遍四肢百骸,毕竟憨牛只知道
拼命的抽插,完全不懂得调情,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她从未在憨牛身上享受过
的。
  翠花媚眼如丝、娇喘不已、香汗淋淋,梦呓般呻吟着,尽情享受肉棒给予她
的刺激,在王老汉的极尽所能的冲刺下,翠花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头部向后仰,
娇叫一声,她的小穴猛然吸住王老汉的龟头,一股温热淫水直泄而出,烫得他的
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王老汉做着最后的冲刺,再次奋力挺动腰身,几十下
之后,王老汉啊的一声,只觉得龟头一麻,精关大开,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薄而
出,浇筑在翠花的花心之上,王老汉抽出自己的肉棒对翠花说:「来,翠花,爹
开始写字了。」说完用那半软和沾满淫液的肉棒在翠花的肚皮上写了几个字,随
后两人躺在床上休息片刻,在憨牛快要回家的时候,王老汉依依不舍的摸了两把
翠花的乳房和阴户后,才穿衣离开翠花的房间。
  从此以后,王老汉总会想着法子趁憨牛下地干活的时候,哄着翠花陪自己睡
觉,在一年以后,翠花剩下了一个大胖小子,连王老汉也不知那个孩子到底是谁
的种,而孩子出生后,翠花好像多了一种母爱,尽量不在和王老汉发生关系,每
当翠花解开衣襟喂孩子的时候,王老汉眼里都充满了绿光。